七种武器小说上海即将消失的风景,有没有你留恋的那个?-网上淮海路南京路

上海即将消失的风景,有没有你留恋的那个?-网上淮海路南京路

再不点蓝字关注,免单机会就要飞走了哦~
上海,拥有太多承载着历史的闻名建筑,蕴含太多只有生长在这里的人才懂的人文情怀。而这些回忆,已随着这座城市的高速发展,渐渐逝去…… 如今的上海,有着更强的包容性,和越演越烈的国际化入侵隐私。也许偶尔还能遇见与儿时相似的场景,却也终将成为回忆。上海这些即将消失的风景线,哪一个是你最留恋的呢?
弄堂游戏
在上海生活的小囡小歪云子中学,多是生在石库门中,从弄堂里跑出来的孩子。小编念小学的时候,电脑这个东西才刚刚开普及,更别提什么是互联网了。住在一条弄堂中的同龄孩子就是童年的玩伴陕北说书大全,跳橡皮筋、扮家家、躲猫猫、木头人、拍香烟牌子…… 上海小囡童年在弄堂里的欢声笑语,总少不了这些弄堂游戏。
夏天纳凉、露天电影
在仲夏的夜晚,对在上海的人来说,最惬意的事情,莫过于拿着根棒冰、捧半个西瓜,摇着外婆的大蒲扇,去弄堂里潇洒“乘风凉”。还有直接就在弄堂里摆上小桌子小板凳吃晚饭的人家峯岸南。在童年时代的仲夏夜,有妈妈烧的那锅冰镇绿豆汤,还有弄堂里的小伙伴无边际的噶散户,“乘风凉”已是最大的享受。
现在的上海已很少能看到竹制躺椅纳凉的画面,但露天电影的踪迹还是可以找到噢!上海静安公园内,每周末都会有露天电影播放,想要回味往日旧时光的大家,可以去体验一翻,在城市中央,伴着蝉鸣,观赏电影的情怀,当然,要记得多喷防蚊液喔!
上海老字号品牌
受租借文化的历史影响,上海骨子里就有着对外来文化的超强包容性,并且不止包容,甚至可以说是追捧。但其实,与其说上海人崇洋媚外,不如说,那是因为我们从祖祖辈辈开始,对品牌的意识就非常强烈。一些老上海俚语极品家丁后传,都与老品牌有关:如“脸皮比‘邓禄普’ (汽车轮胎品牌) 还厚”,“罗马蜡烛--- (洋蜡烛品牌),不点不亮”,“他是蝴蝶(无敌)牌热水瓶”,即为不露声色却样样在行。上海人相信品牌,用现在的话讲,是消费者寻找对产品使用体验的安全感。
虽说现在很多上海老字号,已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,但像“德大西餐馆”、“老大房”、“沈大成”、“海鸥”、“永久”、“张小泉”等老上海品牌,依旧在当代焕发着它们的活力,让我们看到上海品牌的骄傲!
“小辫子”有轨电车
从前上海满大街的公交车都是“辫子电车”,而现在上海几乎已经没有还在运营的辫子电车了。有上海阿叔、阿姨说:“电车没有噪声,没有废气排放,既环保又安静,为什么不用?”;“无轨电车是上海大都市的一道传统风景线,不应该完全消失。”虽然,从现代交通营运的角度考虑,辫子电车的确已经到了它该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,但从感情上来讲,我们还是有点不愿意和那段旧时光告别铁嘴银牙。
想要现在看到辫子的模样,也只有去张江乘坐”辫子电车“的进化版”有轨电车“了吧!
零拷酱油胭脂店
“老板孔雁,拷两斤豆油鲍家街43号。”这是我们小时候,经常能在弄堂里听到的对话。旧时光中的上海,没有大型超市,没有城市超市客串情夫,买酱油,都是拎着个小瓶子,去弄堂的酱油店零拷,1951年时上海这类商店达到了巅峰,有1869家。郝璐璐而现在,还保存着“零拷”的油酱店已是凤毛麟角。如今伴随着改革开放和便利店超市的遍地开花,“零拷”正在逐步成为市民脑海中的一种感慨与回忆。

从前的上海街头先驱者11号,总少不了拎着篮子内丘贴吧,叫卖“栀子花快汇宝,白兰花”的阿婆,白兰花五毛钱一朵,七种武器小说栀子花一块钱一串,套在手腕上,挂在衣服的纽扣上,都是让上海小囡好得意的配饰纪姿含父母!
庆幸的是,这道阿婆卖花的风景,在现在的上海还是普遍能见到,像“人场地铁站”、“南京西路地铁站”在这些人流量大的车站,每每经过,总能看到卖花的阿婆坐在小板凳上等大家光顾。
路边爆“炒米花”的小贩
那个时候每一个在上海长大的孩子,对“哈里克”这种洋零食最初的认识,应该都是来自于路边的“炒米花”吧?印象中总归是个黑黑瘦瘦,衣服脏脏的老头在路边边爆炒米花,边要喝买卖。“炒米花响喽!”伴随“哄……”的一声,震响整条弄堂,小孩子们的零食“炒米花”就诞生啦!
现在如果能在路上看到这样爆“炒米花”的小贩,可以尝尝记忆里的味道,能算是非常幸运的事了!
弄堂文化的“旧书摊”
随着文庙旧书市场的闭幕融和堂,上海民营旧书摊位已几乎为零刁扬。5毛钱租一本小说书看一周的童年,已经永永远远停格在我们的记忆中天邪鬼绿。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滑步舞,现代人电子阅读习惯的培养,就连很多书店都面临关门的惨状。但习惯了快节奏生活的我们,有时还是很希望可以有一个地方,让我们停下来北邮教务处,翻翻旧时的读物四智武童,伴随书香,给大脑做一个spa娘子关天气。
弹棉花
弹棉花是什么?为什么要弹棉花?这些棉花是哪里来的?所谓“弹棉”,就是棉花去籽以后,用弦弓来弹松棉衣、棉被内的棉花,让它们变得更加松软;也有用新棉弹的,如办喜事,旧时人家女儿嫁妆的棉絮就是用新棉来弹。随着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,如今上海人都已盖上了蚕丝被,九孔被之类,弹棉花这种老行当,是那个年代上海人生活的实惠与方便,一种让人安心的旧生活的味道。
看完上海这些即将消失的风景线,真的好想再穿越回旧上海看看它旧时的模样~

关注ehuangpu公众号
淮海路南京东路免费上网,多重惊喜等你来抢
一秒联通淮海路和南京东路两街
最IN生活资讯
每周不定期任性豪华粉丝体验福利铺面而来
动动手指,快来加入黄浦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