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志13怎么结婚上海博物馆镇馆之宝——大克鼎,展品标签第一句就错了-鱼羊秘史

上海博物馆镇馆之宝——大克鼎,展品标签第一句就错了-鱼羊秘史

点击上方「鱼羊秘史」关注,每晚八点推送
回复「揭秘」,看欲罢不能,闻所未闻的野史奇谈

(图)大克鼎
在上海博物馆,最引人瞩目的是一件西周晚期的青铜鼎——大克鼎。
大克鼎在中国青铜器中的分量极高,它与大盂鼎、毛公鼎并称“海内青铜器三宝”,不仅是上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,也是我国的国宝。
大克鼎的展品标签上有三句话,第一句为“西周孝王(公元前10世纪末)”,第二句为“清光绪中期陕西扶风县法门寺任村出土”,第三句为“潘达于女士捐赠”。笔者认为,第一句就搞错了,三国志13怎么结婚大克鼎并非西周孝王时的青铜器。
大克鼎铭文:“穆穆朕文祖师华父,……恭保氒辟恭王。……克王服,出纳王令。胡中惠……王在宗周,旦,王格穆庙,即立,……膳夫克入门,立中廷新疆吆喝,北向……王若曰:克,昔余既命汝出入朕命,今余唯申乃令,……克拜稽首,敢对扬天子不显鲁休,用作文祖华父宝彝,克其万年无疆,子子孙孙永宝用”。
显然,这是周王对克的又一次册命,但该铭文不记王年、月份、月相、日干支,很难确定当时的周王是哪一位王。不过,克的文祖既然为恭(共)王时期的大臣,则克所在的年代必在共王之后的懿、孝、夷、厉、宣、幽六世。
我们来看一下与大克鼎同时出土的小克鼎铭文:“隹王廿又三年九月,王在宗周,王命膳夫克舍命于成周革故鼎新造句,遹正八师之年”。 大克鼎与小克鼎的主人为同一人——克,因二鼎有大小之分,故分别被命名为大克鼎和小克鼎。
从大小克鼎铭文记载看,小克鼎所载“王命膳夫克舍命于成周”之事应为大克鼎所载“王若曰:克,昔余既命汝出入朕命”之事。一个“昔”字,不仅说明大克鼎铸作年代晚于小克鼎,而且二鼎所载周王为同一个王。

(图)大克鼎
大小克鼎为西周晚期之器毋庸置疑纸片战记,那么,这个周王会是谁呢?
懿王元年为公元前899年,史学界公认。古本《竹书纪年》载有“夷王七年”之事,则夷王至少在位七年。厉王元年为公元前878年,这也毋庸置疑。从懿王元年至夷王末年总计二十一年麦烝玮,除去夷王在位七年,剩下的十三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“隹王廿又三年”,显然,大小克鼎铸作年代应排除懿、孝、夷三世赵c。
西周晚期,在位时间超过二十三年的只有厉王和宣王。哪一位才是大小克鼎铸作时的周王呢?我们来看一下与大小克鼎同主人的克钟、克镈。
克钟、克镈铭文:“隹十又六年九月初吉庚寅,王在周康剌宫,王呼士曶召克,王亲令克,遹泾东至京师,赐克佃车、马乘”。该铭文提到了克,也提到了周康剌宫,而“剌”为厉王生称,故此时的周王必为厉王。而且莱蒂齐亚,“王亲令克,遹泾东至京师”与大小克鼎周王对克的任命也是前后呼应的。
西周青铜器历法采用周正,以夏历十一月为岁首。克钟、克镈铭文所载“隹十又六年九月初吉庚寅”,是指当年夏历七月月初庚寅。初吉为每月初二或初三,但周人肉眼观测月相,难免会有偏差,偏差不会超过一天;如果遇到连阴天,只能从后往前推测,偏差更大。查看古历,厉王“隹十又六年九月初吉庚寅”为公元前863年夏历七月初五庚寅,与西周月相初吉的日子基本吻合鳄鱼肉的做法。
应该说,大克鼎是厉王时期的青铜器是无疑的潘紫迎。上海博物馆展品标签称大克鼎为“西周孝王(公元前10世纪末)”之器,显然是不正确的。其一,孝王是懿王、夷王之间的一个短暂执政的周王,不可能在位二十三年之久;其二单挑门,孝王的在位区间为公元前899年至公元前878年,应为公元前9世纪初。
此外,大克鼎展品标签称其为“清光绪中期陕西扶风县法门寺任村出土”,也不够准确。从捐赠者潘达于女士的祖上、大克鼎的收藏者潘祖荫的《年谱》光绪十五年条下记载中可知口口香石锅鱼,“是年得善(膳)夫克鼎”。显然极品龙少爷,大克鼎为潘祖荫十五年所得,是从别人那里转手而得,而非光绪中期出土。
*作者:刘秉光,鱼羊秘史签约作者。历史学者,今日头条签约作家。已出版《历史上那些帝王们》《你所不知道的帝王》《笑谈囧闻趣史》等。